<? the_title()?>

日本生理講座Vol.1 跟台灣女人聊聊吧!

2021-11-28

文 /

[ 凡妮莎的台日交流 ] 這週五的台灣時間中午12點~吃午餐來聽我線上越洋飛到日本,跟代理商聊聊日本和台灣的月經倡議現況!(全程中文+口譯、對方全日文)​ ​

大家都知道月釀杯有賣到日本去嗎?在Cosme Kitchen這個有機通路跟許多車站的高級百貨,都可以見到月釀杯的蹤影~因為我們有一個很厲害的代理商~Love Piece Club老闆Minori,據說她一直都是一個女權鬥士,相關採訪在這邊 ​ https://lovekira.one/改變日本女權運動的五位女性​ ​

[ 翻譯 ] 以下是她關於在現代社會中成為女權主義者的看法:「所有的職業女性都是女權主義者,不管她們喜歡與否,不管她們是否知道什麼是女權主義。如果一個女人有工作並且可以養活自己,這樣她就可以獨立生活,那麼我認為她有資格被稱為女權主義者。」​ ​

這次的對談是由她同事長田杏奈與我一起對談,我們要講講台灣跟日本 [ 在女權與月經的個別發展 ] 並互相交流意見,總長為90分鐘!別擔心,不會有太高深的學術理論,因為我也是沒讀過幾本書的女權小貓,我只知道用棉條、月亮杯是通往女性賦權的重要道路!​ ​

(沒錯,我自己把「女權」解釋為「女性賦權」了,很棒吧~)(幫自己摸摸頭)

這是一次國際對談的逐字稿,但因為我超喜歡這次跟日本月釀杯代理商分享90分鐘的內容(有一點像是總結了我過去17年為何而做),所以請了強大的台灣AI~雅婷逐字稿!大家應該都沒有閱讀障礙吧(?)很多字應該也可以接受吧!這應該是我粉專發過最長的文章了XDDD 中間還有提到台灣碟片的設計歷程喔!​ ​

https://lovekira.one/活動簡介日翻中

【10月8日13:00】生理講座Vol.1 跟台灣女人聊聊吧!​ ​

來聊聊月經!該計劃是與來自不同國家的人們討論許多女性幾十年來所經歷的生理期浪潮。首先是台灣生理用品的革命,邀請了被台灣稱為“月經一姐”的凡妮莎和日本美容編輯Anna Nagata,講述日本與台灣的文化差異、以及經期教育。 ​ ​

10年前,據說台灣的衛生棉條使用者比日本少得多,但凡妮莎創辦了衛生棉條公司,並逐漸從台灣開發出彩色包裝的可愛衛生棉條,社會氣氛變得不一樣了。此外,由於她為台灣女性開發了第一款月亮杯“月釀杯”,現在被稱為「為台灣幼童進行月經教育」的“月經一姐”。​ ​

台灣是亞洲第一個立法允許同性婚姻的國家,女權運動和民主運動也在迅速發展。聽聽月經推廣人士的心聲,不分性別、性別,聽聽專注於開發生理用品和教育兒童的凡妮莎,以及台灣的月經狀況!​ ​

目前“Femtech女性科技”這個詞在商業中使用的越來越多,和凡妮莎一樣,都是女性使用最新的科技,來改善她們的性生活和日常生活,而每一個改善都開始加深她們看待自身的尊嚴。在過去的五年裡,我們公司也與凡妮莎合作過。​ ​

透過與凡妮莎的國際交流,了解台灣的月經狀況,包括如何使用月經杯、未來展望、以及讓我們談談各種各樣的事情。​


♥ 問:可不可以跟我們聊一聊為什麼要在台灣做月亮杯?(00:09)​

其實月亮杯並不是我第一個開發的商品。其實我一開始是做衛生棉條,但是做棉條之前,其實我更早以前是在寫部落格,也就是說我是差不多從2004年開始寫文章,寫到2010年的時候,就做了台灣第一款的導管棉條(塑膠導管)。​ ​

到2015年的時候才做了台灣的第一個月亮杯,所以我一直在試著做「第一個」。那這個月,我們又想要做台灣的第一個月經碟片,在產品發展上面我們都很努力在吸收世界各地的脈動,然後想要把各種用品帶進台灣,希望未來也可以帶到日本。​ ​


♥ 問:台灣的衛生棉條使用率大約是多少,和日本有什麼不一樣?(02:36)​

大家看到我比這個「4」,大家都會覺得是 40%,但其實是 4%,我在十七年前開始寫文章的時候,那個時候在台灣只有 0.2%,到今年是 4-5%,差不多成長二十倍。所以我很希望在台灣再繼續推廣,二十年以後,就可以像美國一樣是80%。我聽說,日本棉條是30%左右的使用率,這個是高到我覺得非常不可思議的狀況!​ ​

有一次我在跟Minori聊天的時候,我發現日本使用率很高,並不是如我所想「使用率很高,代表女性的自覺很高,然後身體自主權很高」,Minori給了我一個全新的觀點,她說「日本女生是因為非常害怕被發現,然後非常不想要讓別人知道自己月經來,所以她會先放一個棉條,再放一個衛生棉!」當時我跟她在台灣一家餐廳吃飯,我真的是永遠記得… 「原來是這個樣子,我誤會了!」原來我們台灣雖然不敢用,但是真的是比較身體自主的女性,然後日本的狀況是因為文化的關係,所以比較壓抑,非常非常害怕被發現,台灣女生相較之下比較沒那麼害怕被發現。​ ​


♥ 問:台灣女生比較不害怕被發現嗎?(05:41)​

我覺得比較沒有那麼害怕,因為我們都會把這個… 我這樣講好了,我們台灣有生理假,大家知道嗎?就是台灣女生是可以在月經來時直接告訴老闆說「今天是我這個禮拜最辛苦的一天,所以我今天要申請在家上班,或者是我今天在家不上班~我就是要休假」。它是在病假裡面的,是一種可以直接跟主管說的請假原因,我看到的是這樣。​ ​

其實台灣的女生通常會讓別人知道自己月經來,但是她可能「不會直接說是月經」,她會給月經一些其他的代名詞,比如說是像… 那個來、MC來、小月來、阿月來,但我們是可以直接把這件事情就是告訴別人,說我正在流血,然後有自己的假。而且台灣這個禮拜才有一個新聞,是有一個女生,她要跟主管請生理假,然後她的主管跟她說:「那妳把妳用過的衛生棉拿來我看,我才知道妳是真的有在流血」,已經到這種極端:妳可以講、而且妳的主管還可以請妳把衛生棉拿出來。現在就是政府機關說要裁罰像這樣的極端狀況,因為太過分了。​ ​


♥ 問:主管這樣的行為也太離譜了吧?(08:43)​

對對對~非常!就是!而且我覺得就是已經到了… 不害怕「讓人知道」,而且主管也不害怕的「去質疑妳是不是真的月經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了,那當然這是最近才剛發生的極端案例。但是,我要回過頭來說的是… 台灣女生相較於也許日本是比較不介意讓別人知道自己正在流血,就是「我在不舒服,請你們先離我遠一點」,這樣子。​ ​


♥ 問:台灣的衛生棉條為什麼使用率這麼低?(10:48)

​ 第一個,我們以前被規定「妳要用,請妳去看醫生」,不可以自己隨便買來用,妳要先經過醫生的指示才可以使用。第二個事情是「如果妳沒有結婚,請小心謹慎使用」,所以包裝上直接告訴妳,妳沒有結婚就等於妳不應該有性行為,而且妳也不應該放進去男生以外的東西,所以它是用國家的法令在告訴妳,妳用了這個妳未來婚姻就會不幸福。​ ​

我覺得這是很可怕的事情,而且它是一直到2010年才把這個法修掉,所以也就是說,在十一年前,台灣的女生都會認為衛生棉條是一個結過婚的女人才可以用的。沒有!!結過婚的女人也沒有用!!因為大家都覺得這很可怕。我們跟日本不同,日本早期有一些藝妓或是其他的女性角色有在用,而她們會告訴大家,這很正常。沒有,在台灣傳統的世界裡,這就是不能用的東西。​ ​


♥ 問:妳在台灣推動月經教育,遇到最大的困難是什麼?(13:37)​

我剛好非常幸運的是,在我們產品剛上市時,我們的衛福部就把這句話拿掉了,它們也發現這句話好像不符合現代世代的進展,所以就把它拿掉了。對我來講,我自己遇到最大的困難,其實是來自於我家裡,因為連媽媽都會問我說:「妳推動衛生棉條的教育,那是不是害台灣的處女越來越少?」那個時候,其實我還不知道「陰道冠」是全部的女生身上都是破的,然後有一半的女生陰道冠破掉是不會流血的,我那時候並不知道這些數字。雖然我沒有辦法很大聲的去回應,就只能告訴她說,沒有,我沒有害台灣的處女越來越少,所以妳看連我的家人都會這樣質疑我,台灣的社會其實就會籠罩在一種「妳用棉條就代表妳不是處女,那妳是不是有過性行為,所以妳用衛生棉條?」​ ​

這是十年前的風氣,但是過去這十年來,我覺得真的已經好很多。目前在台灣已經有很多女生有健康正確的觀念知道說,只要有月經來就可以用衛生棉條,然後陰道冠本來就是破的,所以棉條過去不要選太大的尺寸,其實是不會有傷害。對的,台灣十年後,我覺得教育的現況是好很多的。​ ​


♥ 問:當初為什麼會想要從棉條以外,增加月亮杯的銷售?(16:52)​

其實我一開始也一直覺得我這輩子就只會待在棉條的世界,因為棉條的世界已經有很多種不同的… 比如說是導管的材質,有香味的、沒香味的,各種流量,還有各種的長短設計,所以我覺得這就夠了。可是在2015年時,我上網搜尋月亮杯,因為我知道有這個產品,一直都知道,但我不知道它現在市場變成怎麼樣。我完全沒有想過要去用它,也沒有想過要生產,但我只是想了解。可是我很驚訝的發現,2015年全世界從原本只有兩個品牌變成了一百多個牌子,所以這個是五十倍之多,那看到之後,我就覺得… 哇,好像對歐美已經慣用棉條的人來說,市場已經慢慢去移往月亮杯的部分,我就會去暸解一下這個產品的特性是什麼?​ ​

我發現有兩件事情非常厲害。第一個是月亮杯「可以用十年」,第二是「超級省錢」,這兩件事情完全就跟我現在的衛生棉條是不一樣的、對消費者來說是一個不同的選擇,所以我就決定要在台灣在地生產,因為台灣矽膠工業其實是很厲害的,那時候完全沒有考慮從其他國家進口,我就是想要把這個工藝放在台灣製作這樣子。​ ​


♥ 問:台灣的月亮杯在設計上有什麼特別之處嗎?(20:47)​

有,一定有。我自己沒有使用外國月亮杯的原因,是因為以前在全世界只有兩個品牌,一個是矽膠透明的顏色,可是我覺得它看起來很像醫療器材,很像自己幫自己安裝某種醫療器械。另外一個品牌的月亮杯因為它號稱是天然乳膠,所以它是深咖啡色的,看起來非常像通馬桶的塞子,所以只有這兩個品牌時,我是完全零機會去使用它,因為我覺得它外型看起來很可怕。​ ​

當我自己要設計台灣月亮杯的時候,我覺得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它一定要漂亮,因為以功能性來說,都可以接得到血、都是軟的、都塞得進去陰道,可是它的外型一定要是非常非常的漂亮,讓女生一眼看到就喜歡。所以那時候在設計的時候,我找的產品設計師本身也是月亮杯的使用者,我跟她說「我要一個非常漂亮的花。」她就問我說「那妳要什麼花?」我說「我不知道,妳想想!」所以她後來大概給了我九種不同的花,有百合、有玫瑰、然後我們最後選的是鈴蘭,因為我覺得鈴蘭這樣子倒吊過來的感覺實在是太太美了,所以外型是我非常介意的一個點,然後設計師也確實達成了我的需求。​ ​

補充一下功能的部分,除了它美、然後好用之外,我們還多設計了一個東西,是教學杯,剛剛Minori手上有拿了一個最小的月亮杯,我們把它設計成是一個類似比棒棒糖還要大一點的,為什麼?因為就算我們把它設計的很漂亮,大家還是會覺得它很大。所以我們設計了一個像棒棒糖一樣的、小小的尺寸,就會讓女生更容易可以把這麼漂亮的小花放在身體裡。​ ​


♥ 問:妳在台灣也開始設計了碟片,它有什麼特別之處嗎?(24:47)​

碟片跟月亮杯一樣,它其實都是一個在國外已經驗證了多年的款式,然後其實以前我也知道碟片,但是我完全沒有想要用它。​ ​

因為以前的碟片是拋棄式的,每一片可以用12個小時之後就丟掉。對我來講,因為我已經在販售衛生棉條了,所以我不需要再另外販售一個同樣是拋棄式的東西。到了2019年時,我發現國外有品牌開始把碟片做成永續型了,「做成永續型」這個動作就會符合我們公司想要發展產品線的目標:「是新的東西、而且它對地球很好、它一樣可以省錢、一樣可以用很久」,所以就去研究了全世界的碟片,然後我發現外型這件事情已經不是一個太大的問題了,因為大家碟片都做得很可愛,所以就回過頭來到功能面。​ ​

這是我們家的碟片、這個是月亮杯,碟片它的使用方法會有一點點不太一樣,它放在身體的位置是不同的。但是重點是:月亮杯只有一個地方可以拉得到這個拉環,我們的碟片為了要讓大家可以比較容易取出體外,所以它有一個~兩個~三個拉環。也就是說,這個碟片它不管在身體裡怎麼轉,妳最後都可以很快的找到一個地方,然後把它取出來。所以反而以碟片來說,我沒有在外型上面做很花俏的設計,我們最多就是放了一些小外星人跟小飛碟,因為我覺得是碟片嘛,很有外太空(陰道外太空)的感覺,所以放了一些小外星人的圖騰在上面,可是我們在功能面上就會特別強調自己的設計。​ ​


♥ 問:妳覺得月經教育是什麼?(30:17)​

我覺得月經教育對我來講,分成兩個部分,一個是生理用品的教育,一個是女性生理(就是身體的部分)。這兩個事情我覺得都是缺一不可的,因為如果我講了生理用品的教育,但我沒有告訴她,女性的身體是怎麼組成的,哪裡有神經哪裡沒有神經?然後妳的身體要怎麼照顧,這是不夠的。或者是當我太過著重在身體教育,而我沒有告訴她,其實不是只有衛生棉,為了符合妳對身體這些自由的渴望,妳其實應該搭配其它多種用品使用,所以對我來講,這個是完全要一樣注重的。​

可是以前因為人力的關係,其實我們大部分的教育資源,都投放在生理用品,就是用品本身,所以我們還特別出了一本教材,講所有的生理用品的優缺點,甚至我還沒有要做碟片之前,三年前做的教材就已經放入碟片了。在當時我完全不知道自己未來會做碟片,但我已經放進去,因為我就是抱持著全部的事情都要好好的被介紹,生理用品每一個的優缺點都需要講:包含怎麼清潔,怎麼照顧。​ ​

我到去年開始,非常大幅度地將重心移轉到身體的部分,是因為我發現了我的客戶,尤其是過去17年來看我部落格的客戶,現在都變成媽媽了。當她變成了媽媽之後,她對於「自己和孩子的性教育」這件事情變得非常重視,不管是生男孩或是女孩,她們都覺得性教育是很重視的一環,所以我才會盡量把我們公司的政策轉移到「性教育」,然後包含我今年也跟幾個媽媽一起發起了要在台灣做非營利組織,就是專門專心做性教育這塊,因為我覺得生理用品也講了這麼久了、講了17年了,也不過從 0.2% 變成四 4%,那我不如試試看換一個方法,從身體的面向去重新再講一次。​ ​


♥ 問:在台灣這樣開放,同時注重性別、種族、跟人權風氣的國家中,性教育應該要怎麼樣去推廣?(35:50)​

就我自己目前看,性教育比較像是「家長為了孩子去學的課外補充」。為什麼我要成立非營利組織?就是我希望可以從國家政策的角度,直接把這些東西改進去國家教材裡面,但那個是很困難的事情,因為教材是有一群非常有專業能力的年紀很大的專家而組成的,妳很難在裡面看到很年輕的老師或者是激進份子… 比如像我或Minori就不會去編寫國家的教材。(講到這裡大家就笑了XD)​ ​

在我看來,校園性教育不一定真的適合當代孩子,或者是這些孩子在小的時候適合,二十年之後,她的世界也不適合了。所以性教育這件事情不管怎麼樣,如果只依賴學校的教育做是不夠的,因為編寫教材的人,本身年紀就大了,然後教材也不可能跟著學生從小到大、用同一套的教育方式,所以我看到比較有希望的,都是「家長願意花多少資源幫孩子補充、跟孩子聊天」。​ ​

所以我其實最後會希望回到「家內教育:在家庭裡面自己做的性教育」,我覺得這個才是最有用的。然後回應到妳剛剛說的性別、種族跟人群的問題,我其實覺得台灣就是一個有很多元的選擇,而且在這些範圍裡,我覺得我們都非常的進步,而且我們也覺得這很正常。可是在生理用品的這件事情上,我們是遠遠不及歐美的,這是我一直很想要追趕的部分。​ ​


♥ 問:為什麼妳要投身推動性教育,背後的原因是什麼?(39:47)​

就我推廣生理用品教育,然後到現在是性教育的部分,我其實覺得一個人要好好的長大變成一個完整的人,「性教育」這件事情是絕對絕對沒有辦法缺少的,就是你們會看到很多人長大長歪之後,其實回過頭去看,他在成長的過程中,沒有人告訴他如何正確的對待異性,或者是沒有人告訴他,如何了解自己的身體。我發現問題不是只有生理用品怎麼用,而是藉由著「用各種生理用品」去瞭解整個性教育、跟我們和對方的身體,然後彼此尊重。我覺得性教育才是完整的人類教育。​ ​

所以,我對我自己的期許是,我跟這些媽媽(因為我的客戶們現在很多都成為媽媽)(就算不是媽媽,也都是社會上蠻有影響力的女生),用這些影響力去影響我們身邊的周遭還有下一代。那為什麼我要這樣做呢?就是我有兩個小男孩。我很希望我孩子未來長大的世界,是大家都是一個完整的、很瞭解自己身體的、性教育有被好好教的人。對我來講,我為什麼要這麼努力,是為了我的孩子們。​ ​


♥ 問:台灣也有所謂的月經貧窮嗎?(44:29)​

有,這兩年也有開始討論,因為台灣也有相關的非營利組織在推動這一塊。就我個人來看,我覺得可以解決月經貧窮的方法,其實是「提供正確的生理用品知識之後,詢問她是不是願意改用永續性的生理用品」,包含了布衛生棉、布護墊、月亮杯、碟片,還有會吸血的內褲,這五樣,然後讓她接下來的五年到十年之間,不用再因為生理用品而花到任何的錢。​ ​

上述是我覺得可以長期解決月經貧窮的看法,但是回到生理用品教育的部分,很多人聽到這一套,她就會很害怕,因為這完全是她從來沒有想過的事情,她在成長的過程中並沒有被教育到。而我自己的阻力來自於:我看到月經貧窮、我們想捐(因為我們公司都有嘛),但就算想捐這些,孩童的爸爸媽媽會不願意,因為爸爸媽媽不知道這是什麼。所以回過頭來,我覺得要能長期有效的解決月經貧窮,就是大規模的把生理用品教育放在國家的教育制度底下,然後再免費地提供給她們。​ ​

「免費的生理用品,包含了拋棄型跟永續性,讓她自由的做選擇」,這才是解決月經貧窮的方法,但這一趟路太難了,所以我覺得現在我們跟其他的組織分頭做自己各自專長的地方、跟使用自己的資源,我覺得這樣也蠻好的,但是我是有一個願景在那邊的。​ ​


♥ 問:聽說台灣的衛生棉,會請男生代言嗎?(49:00)​

我覺得應該是因為喜歡男偶像的人是女生,那妳知道廣告賣的都是一種代入感,就像是妳看到跑車廣告,上面一定會有辣妹,就是跑車廣告上不會載著另外一個男人,所以當男人看到跑車廣告時,他會幻想自己在上面就可以跟金髮辣妹一起。我覺得買東西這個商業行為,就是當妳看到代言人,妳會想像是他買給妳的,所以妳會比較願意去買這個品牌,這是我看待它們為什麼選了男性的模特兒,他一定是女生受眾居多,然後女生很喜歡的男性,才會請他來做代言。​ ​

但是不管再怎麼說,我覺得這些都是一個商業行為,就我所知,比較大的外商、比較厲害的品牌、跟他們的業務員,幾乎一整條線都是男生,這是我在這幾年做生意時比較避免的事情。在日本,現在有個字也很紅,就是女性科技Femtech(在歐洲也很紅),台灣這邊我很努力的要帶這個觀念:「女性科技,就是由女性所設計,給女性解決女性的生活困境,整個產業鏈都盡量是女性」,我覺得這很重要。​ ​


♥ 問:那妳覺得台灣的性別教育,是怎麼樣可以做到現在這個地步的?(55:22)​

我才剛進性別教育界不久,大概就一兩年的時間,認識了很多老師、開始聽她們上課,我發現我的性別教育也是這樣子慢慢被教上來的。比如說,我曾經在兩年前有一次演講時(一樣是在教生理用品),可是結束後那個老師就寫信來跟我說,她覺得我講生理用品的時候太異性戀中心,也就是說我把台下的聽眾都預設為是異性戀,所以我會講到比如說男人/男朋友。老師要提醒我的是:「也許台下有一些女生,她其實是同志,然後她的伴侶是女生,她就會覺得自己在這場演講中,是被排除在外的。」所以在兩年前,我才有意識到說,啊原來我需要具備性別意識,我才能夠更好的去傳遞這些概念,而不讓台下的任何一個人受傷。​ ​

所以我要講的事情是,我在想…也許台灣的女生可以有比較好的性別環境跟性別意識,是因為我們會互相提醒、互相改進。像我把處女膜改名字叫「陰道冠」,就是Vaginal Corona,這也是另外一個網友提醒我說:「我覺得妳應該不要在台灣繼續稱它為處女膜,因為歐洲已經怎麼樣怎麼樣」,她給了我一些文獻,我看了覺得~欸蠻有道理的。所以我覺得台灣能夠進步,是因為我們有一群願意給建議的人跟一群能聽進去的人,這個部分我覺得兩邊都很重要,因為如果有人建議,但對方不聽,或者是你很願意聽,但是沒有一個好的人願意建議你,我覺得都不行。​ ​

所以我雖然才剛來到性別教育圈子沒有很久(我在生理用品就很久,但性別圈沒有很久),我看到的事情是大家都會彼此給建議、提拔,然後比如說召開記者會的時候都會互相揪,有任何法案都會盡量諮詢大家的意見,我覺得我們的進步是在這裡。​ ​


♥ 問:可以多跟我們分享一點關於陰道冠的訊息嗎?(59:54) ​

可以,因為它是瑞典的性教育協會發了一個專門的網路教材,給他們國內所有的老師,然後它有英文名字叫做Vaginal Corona,它不是一片像保鮮膜的東西,是一個像戒指、皇冠的東西。我看完之後覺得…如果大家都能夠改名字用陰道冠的話,大家就不會覺得處女膜是會被弄破的,然後不管是被棉條戳過去、或者是在婚前有性行為,女生都會覺得自己好像矮別人一等。所以我覺得光只是「正名」,就可以大幅度的增進女性權益。​ ​

https://lovekira.one/陰道冠PDF教材 這是它們的陰道冠教材,各國都應該要有自己的版本,我有請他們授權給我翻中文版,但是他們說,他們不能直接翻,但是大家可以參考,然後寫成自己的文章。所以我們做了一個很棒的懶人包 https://lovekira.one/陰道冠正名,在臉書上有八十萬個人看過我們的懶人包,我們把處女膜正名為陰道冠,有八十萬個人看過、分享給身邊好友。​ ​


♥ 問:在日本還是有很多人把女權當作是一個激進的、不喜歡男人的名詞,妳是如何培養妳的女權主義呢?(65:25)​

我沒有說過我是女性主義者,從來沒有,那是因為我從來沒有看過任何一本跟女性主義有關的書。我的意思是,要成爲一個女性主義者,不需要讀很多的書,只需要在生活中身體力行的好好運用妳身為女人的身分,去做一些改變女人的事情。我個人認為,僅止於此,這樣就可以成為一個女權主義者。女權主義的鬥士應該是往內改變,就是我讓我自己改變,然後我也讓更多人改變。​ ​

剛剛說的生理用品選擇權,本身就是一個賦權,就是你讓這些孩子有得選、能選、可以取得免費的,這些就會讓她們長出力量。那這個長出力量的過程,這些孩子長大後就會成為女性主義者,那就是一個廣義的、沒有受過「高等女性主義教育」、而她身體實踐做得很好的女性主義者。​ ​


♥ 問:最後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69:56)​

我覺得疫情時代用月亮杯是超級適合的,因為妳就在家裡(被隔離、或是不想出去感染病毒),因為就在家裡,廁所就離妳很近,所以是非常適合開始學習使用月亮杯。​ ​

以前我們在講月亮杯要消毒,要塞進體內要洗手,大家都覺得這個很困難不好想像,可是我覺得 Covid-19 有幫助到我們,大家知道原來洗手就可以把Covid-19的病毒洗掉,那更何況是洗了手之後,就可以好好的把月亮杯放進身體裡。所以我覺得這兩年是月亮杯產業的一個契機,在疫情上都可以有大幅成長。​ ​

結語:最後結束時在聊天室中,六七十個網友紛紛留言說,好的,會從自身開始做起,先從跟身邊朋友開始討論月經議題開始。凡妮莎超感動!!台灣的愛傳送到日本去了!!​ ​

看到這裡的人我也謝謝妳/你,謝謝妳/你看完了這麼一大篇8000字,希望我們一起成為很棒的性教育推動者!我愛台灣~台灣加油!!

love 分享給朋友

關於大陰百科

認識自己且熟悉自己的身體是一件驕傲的事情!而且每個月都能重新認識自己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