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_title()?>

Lesson 2 ▍先有能夠鎖門的房間,才有探索身體的安全感!

2021-01-22

文 /

當我們都還小、還與家人分享生活空間的時候,除了自己的房間,另一個可能會引發隱私權抗爭的地方,就是家中的廁所/浴室了。

▍妳家的廁所可以鎖門嗎?

記得我第一次月經來的時候,我媽為了要教我使用衛生棉,帶我進廁所示範了一遍,然後讓我在她的檢視下自己做一次。第一次的做中學,並沒讓我有太多過於尷尬的感受,畢竟當時全副心神都放在學會一種新的技能上了。

不過在那次之後,雖然我對於使用衛生棉已經很上手了,我媽卻還三番四次闖進來突擊檢查,那就真的是讓人感到焦慮、隱私權被侵犯了。所幸在我多次抗議之後,她大概也對「確保女兒有正確使用衛生棉」的任務失去了興趣,廁所的攻防戰才告一段落。

其他人的故事可能就不那麼順利了。

關於我們(特別是在青春期之後)在家中的空間隱私權,一直都是各大網路論壇上從未間斷過的討論話題。

有人在洗澡時會被家人無預警地打開門,在抗議未果後,家人甚至會用十塊錢逕自打開她鎖上的門。有人則是抗爭許久,卻被家人不以為然地回以:「這是我買的房子,又不是妳買的」、或稍微「溫和」一些的版本:「都是同性/一家人,不要那麼計較」、或是「沒有人想偷看妳啦!」

一個屬於我們自己的、界線被尊重的、我們在其中能擁有足夠安全感的空間,能讓我們有更多餘裕進行自我探索。在這個意義上來說,我們身處的外在空間(房間/浴室/廁所等任何的空間)跟內在空間(身體、心理狀態、自我)是每分每秒息息相關的。

我們的「空間隱私權」能受到合理的保障,我們就越能擁有充足的資源、去建立「身體自主權」。

▍擁有上鎖的權利,才擁有自己的身體?

我在23歲時,才有更多機會探索我的陰蒂。雖然說,大家在孩童時期會經歷的性器探索、青春期開始後的自慰行為等,對我來說都不陌生。

但在那之前,我在家中並沒有一個獨立、能關上門的房間。所有的身體探索,都只能偷偷摸摸、匆匆忙忙,只是急於餵飽一種對性的飢餓感、或解除生活壓力。如果問當時的我,能不能確切描述自己陰蒂的位置,我也只能尷尬地搖頭。

直到那年,我因為求學之故第一次離家,住進學校宿舍,終於有了相對屬於自己的空間。某個室友週末不回來的下午,我終於能獨享整個宿舍,可以放鬆、自在地跟自己相處。在一段不算短的探索過程中,我突然碰觸到一個微微凸起的點。在感受到一股陌生但又有些熟悉的興奮的同時,我問自己:「咦?這就是她們說的,女生的陰蒂嗎?」

這句話聽起來確實有些荒謬。我是一個女性,我的腦袋也知道陰蒂是女性擁有、與女性愉悅感有關的器官,但這個知識彷彿從未跟我產生關聯。直到那天我找到了自己的陰蒂,並有了一個與它相關的感覺體驗。

這次宿舍經驗後,又過了九年。我從家裡搬出來,租了一間小雅房。比起學校宿舍,這次我擁有的是一個完全屬於自己、能確保隱私的空間。我也是在這時期,第一次碰觸、感覺到自己的陰道內壁,並且把一個模模糊糊的觀察寫在了日記上:「好奇妙,我對自己身體的新認識,好像都發生在搬進一個新空間之後。」

原來我們得先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空間,才能奪回自己身體的主權。當我擁有的空間界線越明確、我對空間的主控權也越大時,我就能更好地探索我的身體,對身體有更多的認識與發現。「空間」可以說是支持我探索自己身體最重要的資源之一。

▍空間隱私權與身體自主權
這些故事裡,我感覺到一股共通的焦慮:當空間不能給我們安全感,我們無法自在的做身體探索。

即使闖入者理直氣狀的說:「我也是女生」、「我們是一家人」、「我沒有要偷看」,一旦空間隱私權被侵擾,我們就會持續提心吊膽。緊張的身體,是無法做自我探索的。

空間不只是一個事情發生的場所而已。

空間,它也是一種心理資源。


作者

我是凱娜的Z編,在台灣教育下土生土長,對自己的身體有很多困惑。在每隔週五的 #身體實踐課 裡,我將把自己搜集到的各種生理期/性教育知識,整理成篇。歡迎妳與我們一起討論。

▌以下是讀完第二課後,凱娜小編們的反思。

這麼說可能有點文化偏見,但在小編們的感受中,男生會「打手槍」這件事,似乎被台灣社會視為「男人好色天經地義」,時常成為男生之間曖昧笑鬧、甚至每週一問的哥兒們話題。但很少聽到姊妹們談起自慰心法。即使時代開放,台灣女生的自性生活如何條理,仍是每個女生自己的謎。

這堂課,我們討論的是如何營造一個「讓女生敢自我愛撫、探索的房間?」,一道能上鎖的門,絕對是最重要的空間安全感條件。

凱娜小編們回憶起小時候,躲躲藏藏著想摸索自己的身體、卻又萬分緊張,「好怕家人發現我們在幹什麼!」的窘境。所以我們讀到Z編用坦率的文字,把這些必須關窗、鎖門…的無措經驗整理出來,心裡超有感觸。

台灣女生對於「自慰」兩個字,此刻仍無法從容直視。明明是滿足基本生理需求,卻常被與「浪女」形象連結,一般人說到「浪子」是種瀟灑帥氣,「浪女」卻很少褒意…。這樣的社會氛圍,很多女生會採取「無痕程式」的心態,試圖完全抹除自己在生活中自慰的痕跡。

當我們覺得自我探索是種猥瑣,其實也是在說:我們有多不情願面對生命中開朗的慾望。

凱娜有一位小編是藝術科系出身(姑且稱她為Y編),她說自己以前學習做雕塑時,需要面對裸體模特兒。他們未必有最完美的身材,但有一個共同的特徵,就是坦然展現自己的身體,一如自然界動物們坦然展現自己光澤的皮毛。那樣的課堂氣氛,讓人感覺世界上所有的身體,都是平等的,因為平等,自然坦率。

Y編說,那堂課她理解到:「這世界上沒有猥瑣的身體、沒有猥瑣的行為,甚至當我們有時意識到自己居然會對他人產生慾望時,那些慾望也不猥瑣。原來只要一切的出發都來自於平等、尊重。世界上大概就沒有可以被稱為猥瑣的事。」Y編提起一篇科幻小說,主角在出生時幾乎夭折,全身器官只有大腦倖存、被移植到培養槽中,與外界溝通的方式,依賴網路連線。

這個主角只能用「意識」的方式存活在網際網路之中。他萬分羨慕世界上的人們居然可以擁有身體,甚至:「不論是怎樣的身體,都好過於我沒有身體。」後來他獲得了一具在實驗室培養出來的身體。「重生」之後,他盡一切可能從事運動項目,飲食、分辨氣味、與人做愛……盡情的去感受與肌肉骨骼五感之間的連結。

原來能夠探索身體,是如此的棒,請不要輕易把這項人權繳卸了。


完整文章列表

👉第十課月經是獨有現象

👉第九課陰道穹窿

👉第八課溫柔生產

👉第七課骨盆底肌

👉第六課性教育

👉第五課月經教育

👉第四課母親與我

👉第三課陰道冠的疑雲

👉第二課安全感與身體探索權(本篇)

👉第一課和龜頭一樣會勃起的陰蒂

love 分享給朋友